两岸|Observe

蔡当局抽刀断水 难阻“人才西进”浪潮

近日,一张照片在两岸走红:烈日当空的广州中山大学校园里,一群台湾高中毕业生排着长队,满心期待地排队参加招生面试。无独有偶,曾参与研制“雄风”导弹的一名台“中科院”主任工程师,近日也公开表示蔡当局“年金改革”导致人心思变,自己希望择木而栖,到大陆讲学。这两则消息背后是近年来持续而愈发强劲的台湾“人才西进”浪潮。在大陆强势发展势头的主导下,蔡当局虽刻意拦阻,却只能说抽刀断水、徒劳无功。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在大陆高校排队等面试的台湾高中生 (图源:环球网)

 

在大陆高校排队等面试的台湾高中生 (图片来自环球网)

 

                                                                 “惠台政策”落地,台生赴陆倍增

 

今年中山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收到的台湾高中毕业生的报考申请,普遍比往年增加了3-6倍。宏观而言,大陆近年来接续推出的“惠台新政”是这一现象的直接动力。

 

一是大陆不断放宽台生考录门槛。大陆从去年10月,放宽了台湾地区高中生申请大陆高校的学测成绩标准,并为成绩不佳者开放读预科的通道。从前,台湾学生学测成绩达到顶标级(成绩前12%),一般是岛内能考上“中字辈”公立大学的学生才申请得到大陆高校; 2011年,大陆将此标准放宽至前标级(前25%);现在,大陆的录取标准进一步放宽到均标后,意味着半数台湾学生有资格申请大陆大学。

 

二是大陆持续为台湾人才赴陆创造理想条件。与此同时,大陆不断落实“同等待遇”也是吸引台生来陆的诱因。在“惠台31条”中有19条措施是着力于为台湾同胞在陆学习、创业、就业和生活提供同等待遇。可以预见,两岸中国人在生活方式、价值观念上的差异会越来越小,再加上同文同种、血脉亲缘的天然优势,大陆必然会成为台湾学生留学、工作的首选。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台湾青年在大陆招聘会找工作。(网络图)

 

台湾青年在大陆招聘会找工作。(网络资料图)

 

                                                                    台湾荣景不在 迫使“人才大逃亡”

 

2005年台湾人赴海外工作人数为34万人,2015年暴增至72.4万人,10年来成长超过一倍之谱,而2015年以赴中国大陆者(58%,42万人)最多。蔡当局任内,这一数字显然会更为夸张。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2021 全球人才报告”预测,到2021年,台湾人才外流将达到世界第一。本质上,大陆释出的政策利多是外因和催化剂,内在驱策台湾青年出走乃至形成“空巢危机”的背后,是台湾自身结构性的治理失灵、经济停滞、低薪困境和学用落差。

 

一是逃离台湾产业停滞而低薪难解的经济环境。低薪环境是台湾人才大量外流的“罪魁祸首”,其背后又有着复杂的原因。其一,台湾多数产业转型升级失败、利润降低。一方面,台企在大陆面临陆企崛起,旧产业转为竞争激烈的红海;另一方面,在保守短视的产业政策和意识形态担纲的政治环境中,台湾错失上一波产业转型机遇,无法孕育更强的新产业,不但被其他“亚洲小龙”甩开,在移动网络、新能源、新媒体、金融创新、大数据、生物技术与智能制造等领域更落后于大陆。台企整体利润率下滑,难以开出高薪给高阶人才。其二,寡头分赃和分配不均的政治经济制度逼走青年。在主政者“吃铜吃铁”挥霍下,台湾面临高负债、高物价、高电价、低收入“三高一低”的窘境,经济基本面每况愈下,生活水平倒退十年以上,导致人才用脚投票。近年来,蔡当局超征税收累积达五千亿(新台币,下同)却说不清税款流向,债务更攀升至5.4兆,同期还爆发浩鼎案、兆丰案、庆富案和“前瞻计划”等丑闻弊案与政治分赃,以及“劳基法帮资本修恶”、“年金改革公然掠夺”,更加剧了民众为低薪买单的恶感。台“师铎奖”得主、台中惠文高中教师蔡淇华就直言:“低薪逼走许多有竞争力的人,这是大家感受到的‘真实台湾’”。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近年来台湾陷入成长乏力的“闷经济”,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青年群体却被称为“闷世代”。

 

近年来台湾陷入成长乏力的“闷经济”,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青年群体却被称为“闷世代”。(网络资料图)

 

二是逃离台湾对立分裂而不思进取的社会环境。有支持孩子到大陆就学的台湾母亲表示,“台湾只会骂来骂去、互相指责,没有共同目标;小孩满足于小确幸,没有可以做梦的环境”。这是一种颇具代表性的观点。台湾自所谓“民主化”以来,社会围绕频繁的选举,长期陷入意识形态内斗、族群分裂而难以自拔。而对于高阶精英人才来说,他们更需要广阔的空间和舞台,更看重职业的挑战性和自由度。一个例子可以见微知著,蔡当局竟因“等不及”而叫停一个精密半导体仪器的研发计划,而要求将资源投入“短期内可以卖钱的技术”。

 

三是逃离台湾被绿色污染而质量每况愈下的教育环境。其一,台湾教育质量全面下滑。有学者指出,台湾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积弊日深,从资金、教务到教科书无一存在结构性缺陷。台湾高等教育投入越来越少,高等教育质量远逊大陆,让最优秀的学生用脚投票。台湾高校在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中连年退步,台湾大学已滑落到第198名;而大陆北京大学却高居第27名、清华大学为第30名;大陆顶级大学仍然只面向台湾顶标级学生,厦大台生报考翻了3倍,都是顶级学生;通过清华大学73级分面试线的顶标生也被刷下一半。其二,蔡当局以政治之手绑架教育。台湾教育质量骤降也源自政治的侵害。蔡当局上台以来,在进一步深化“台独课纲”,制造了“一中承诺书”、“陆生共谍案”、“台大中国新歌声闹场事件”等闹剧后,更殚精竭虑,倾各“部会”之力,甚至不惜以潘文忠、吴茂昆等两任“教育部长”为牺牲,坚定驳回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聘任,坚持“政治干涉校园自治”。讽刺的是,在“卡管”导致台大校长悬缺一年之时,台大主办的“国际校长会议”遭许多大学回信称“主办学校没有校长,只能派副校长参加”,可预计台大国际排名将继续受累,台湾整体教育的国际化水平也受影响。其三,绿色意识形态祸乱校园。有家长形容,校园内被民进党豢养的职业学生犹如“政治乩童”,只要嗅到跟政治有关的场合,便如受“台独神主牌”感应似的纷纷起乩、倾巢而出,歇斯底里般地四处焚旗、泼漆、拆铜像,比精神病人还疯狂。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蔡英文当局对大陆展开报复的目标,又瞄准了教育界的“百校千生”活动,阻挠两岸中小学生交流。

 

蔡英文当局对大陆展开报复的目标,又瞄准了教育界的“百校千生”活动,阻挠两岸中小学生交流。(据资料图)

 

                                                                蔡当局抽刀断水,难阻两岸融合发展大势

 

令人遗憾的是,面临两岸人才交流融合的大趋势,蔡当局非但不自省,反而充满敌意和恶意进行各种报复。蔡当局先是以“国安”层级抛出多项“留才政策”抗拒两岸融合发展的一体化进程,继而报复性地以“绿色恐怖”展开对两岸文教、学术领域交流往来的打压和限制。

 

近日,在“卡管”事件持续发酵之时,“台大校长遴选会”委员传出遭北检电话约谈。这股“绿色恐怖”妖风随即又吹入台湾高中校园,桃园市武陵高中及台北市建国高中等学校校长遭“教育部”与“调查局”调查是否有“鼓励学生赴陆”之嫌。受当局各种形式“关切”的学校遍及岛内北中南东部,令校方倍感压力。近来,蔡当局又针对“惠台31条”,启动彻查在大陆挂名师资的各大专院校教师,“教育部”要求公私立大学参与大陆相关的国家计划需报备核定;“科技部”则禁止公立大学教师和私立大学专任教师到大陆任课。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卡管

 

欲哭无泪管中闵(网络资料图)

 

相较台湾的螺旋式下沉,大陆30年的高速发展所带来的国家强盛、社会进步和文明提升,让中国人再一次拥有了实现梦想的机遇。近日,瑞士洛桑学院公布的《IMD世界竞争力排名》,台湾排名17比去年退3名,中国大陆排名13名,连续3年超过台湾。类似的事实为岛内青年不断带来的认知重塑和“震撼教育”,带动了他们对大陆的发展模式、成就的认同,增加了他们融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浪潮,实现自我价值的意愿。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因热心开展两岸青年交流交往活动,积极促进台湾青年在大陆创业就业,以及积极推动平潭综合实验区的开放开发,台湾青年林智远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授予“福建省劳动模范”称号。(福建省台联 周雄铭 摄)

 

因热心开展两岸青年交流交往活动,积极促进台湾青年在大陆创业就业,以及积极推动平潭综合实验区的开放开发,台湾青年林智远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授予“福建省劳动模范”称号。(福建省台联 周雄铭 摄)

 

一是大陆能够提供更优渥的薪资待遇和更富竞争力的发展环境。其一,台湾大学毕业生起薪只有22K(2万2000元),低于大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水平;而台湾学术界精英待遇处于全球后半段,教授平均最低月薪为教授最低标准为93000元,是澳门的1/2,香港的1/3。而大陆则相对具有更充足的资本和机遇。许多高校为台湾教师开出2-3倍的工资,山东大学等大陆高校则动辄开出40万元人民币年薪的待遇。除了编制内的收益,面向高端人才的“长江学者计划”和已向台湾教师开放的“青年千人计划”等,甚至能提供数倍于平均年薪的工资和补贴,其所附加的高标准学术要求也是对学者自身的激励和促进。其二,从“211”、“985”到“双一流”,大陆的充足财力和长远规划,保障了顶尖高校的资源积累与国际化水平;同时,大陆高校学生来自各省精英,竞争性强,学习风气比台湾佳。一位台湾教授表示,虽然意识到不能让孩子留在台湾当“妈宝”,但就有台湾孩子到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一年,就因跟不上功课返台而重考上了政治大学法律系,这同样并非个例。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以机器人作为早教工具开发孩子智商,台湾青年徐国峰的特色创业不仅在台湾站稳脚跟,还叩开了大陆早教市场的大门。图为徐国峰(右)教学生设计机器人运动程序。 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摄

 

以机器人作为早教工具开发孩子智商,台湾青年徐国峰的特色创业不仅在台湾站稳脚跟,还叩开了大陆早教市场的大门。图为徐国峰(右)教学生设计机器人运动程序。( 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摄)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来自台湾的范姜锋成为获得福建五四青年奖章的首位台湾青年。(图片源自《今日海峡》)

 

来自台湾的范姜锋成为获得福建五四青年奖章的首位台湾青年。(图片源自《今日海峡》)

 

二是大陆能给台湾学生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发展空间。在两岸此消彼长之际,大陆不但在基础建设领域赶超台湾,在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领域也远远领先于制度落后、观念保守的台湾。更重要的是,在有志青年最看重的创业空间和发展前景上,两岸也有云泥之别。台湾新一代已开始从村上春树的“小确幸”的自我麻醉中觉醒,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只有大陆才能为他们的梦想落地提供机遇和空间。他们寄希望在大陆热火朝天的创业空间中,像创立OFO、摩拜的大陆“80后”、“90后”青年戴威、胡玮炜一样开创新的人生、实现新的可能。在陆台生刘育彤、冯栊仪等表示,她们在大陆有机会在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型企业实习、工作,跟台湾市场规模比真是相差太多;而台湾年轻人在台创业大部分都是“开奶茶店”,在大陆则可以在“很酷的互联网新领域创业”。两岸的潜机与大势正是在这样的点滴脉动中,涓流成川、浩浩汤汤。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5月25日,2018世界制造业大会和2018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台企项目对接活动”在合肥举行

 

5月25日,2018世界制造业大会和2018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台企项目对接活动”在合肥举行(资料图片)

 

在现今知识经济与信息透明化的时代里,未来学子的自主性不断增强,出走趋势已难阻挡。本质上,两岸间的人才自由流动是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大陆自身发展所主导,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而蔡当局愚蠢的防堵措施,却只能说抽刀断水、徒劳无功,既不会解决自身危机,还会产生负面效应,落得政治干预教育骂名,更直接恶化两岸关系。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刘匡宇;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